关注: 手机客户端

 

《黑色灯塔》:她是你的眼

发布时间:2020-11-27 10:08:26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是法院的?”

    “你是法院在编人员吗?人家要工作证,你拿得出来吗?你是实习生吧,工作还没熟悉就出来查案了?”

    这是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黑色灯塔》里的一幕,法院实习生乔雅对正在庭审的“叶姝被杀案”有疑,下班后跑到公安局去查,遇到了前去查询同一个问题的该案检察官李旭尧,在被问及身份时,李旭尧打断她的话说她是自己的助手,过后,乔雅表示不服,李旭尧也毫不客气。

    李旭尧怎么也不会料到的是,在此后的案件调查中,这个“菜鸟”竟成了“他的眼”,在逼近真相的路上,不断扩展着他的思路和空间。

    [一]

    《黑色灯塔》是最高人民法院影视中心和腾讯影业、中影股份和华录百纳联合出品的一部都市律政剧,由出演过《何以笙箫默》的吴倩、杨玏等人领衔主演,该剧的编剧和导演是史赫然。

    不同于以往律政剧主角多是法官、检察官、律师,该片中主角是法院的一名实习书记员。

    《黑色灯塔》又是一部推理剧,而不同于常见的日剧推理模式,这里参与调查案件的搭档不是警探和助手,而是检察官与法院书记员——而主导推理的竟是书记员。

    这个人物设定看起来有点无厘头,然而不断设置的悬疑,加之青春爱情法律的主题,案中有案的叠加叙事,让剧情跌宕起伏充满吸引力。

    而该剧正是以有点无厘头的方式开始的,故事发生在一对双胞胎姐妹之间,姐姐叫乔雅,妹妹叫乔诺。乔雅是政法大学的学生,一直以来的梦想是进入法院工作。但就在要参加法院实习生考试时,她忽然以不能言说的理由要离开一段时间,因为不想放弃梦想,要妹妹乔诺替考。乔诺不得已按她留下的资料复习并成功考上,在乔雅一直迟迟不露面中,她不得不又以她的名义到法院实习。她是师范大学的学生,擅长写推理小说,面对案件,对逻辑的敏感,对正义的追求,让她自然而然地就走近了案件,融入了对真相的调查。

    问题来了,法院书记员可以参与案件调查吗?剧中杨法官在与乔雅的谈话中给出了答案:

    “作为法院的书记员,你不能直接参与到案子的调查。”

    然而,他又并没有特别制止,为什么呢?这与该剧角色的设定有很大关系,乔雅(其实是乔诺)只是法院的实习生,不是正式在编人员,而她的调查多发生在下班之后。杨法官显然也乐于倾听她的调查故事,然而,他知道他的案件不会受到她的影响,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是人,当然会对案件产生些怀疑和想法,但那些都是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作为法官,这些判断都等于零,因为疑案从无,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我再怎么认为对方是凶手,也不能定他的罪,所以我在看到证据之前什么也不会说,说了也白说。”

    其实,乔雅这个角色的设定是很讨巧的,它是法院的小书记员,这个书记员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她甚至不是学法律的,她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了普通大众与法院之间的一个链接,一个媒介。她是你的眼,透过她你去看法院,感受一份由远及近的真实。她又令你觉得亲近,因为你也可能成为她,通过做一个小书记员,最终成为法官检察官或律师,踏上实现公平正义的路。

    这一角色的设定,与导演史赫然的个人经历很相关,他是学电影的,而他的父亲就是一位老法官。对于法律,对于法院,他熟悉而又陌生,就如剧中的乔雅一样,带着电影人的想象,他怀着敬畏,进入这个殿堂,想要呈现的是想象背后的真相,和真相背后的思考。

    [二]

    “魏宇泰,你的良知在哪里?你让多少罪犯逃脱了惩罚?你让多少无辜的人蒙冤入狱?你让多少被害人和他们的家属终身生活在阴影里?”

    “其实我和你一样,都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强奸犯也好,杀人犯也罢,只要是我为他们辩护,我都会竭尽全力让他们减罪,或免罪,坚定地站在委托人一方是我的工作,作为一名律师,我跟你一样对得起胸前的徽章。”

    《黑色灯塔》全剧由六个大案组成,这一幕出现在第二个案件中——丁杉强奸案休庭后,明显面临败局结局的检察官范佳怡对辩护律师魏宇泰发出了良心的谴责。有受害人王亚楠身上的勒痕为证,有留在她身体里和车上的精液为证,有丁杉打开车门仓皇逃窜的监控视频为证,证据那么确凿,魏宇泰却使得嫌疑人逍遥法外,她是那么激愤,发誓要把这个律师绳之以法。

    魏宇泰的言辞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他的话发人深省。律师究竟代表什么,是代表正义,还是仅代表委托人的利益?对此,美国著名律师德肖维茨的答案是肯定,他说:律师仅代表委托人的利益,正义是检察官和法官的事。这样的答案,我们很多人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然而,如同一个测验,现实世界里,当一位辩护律师义正词严地历数他的当事人的罪责,请求法官重判时,人们几乎本能地意识到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不由开始重新面对并认真思索。魏宇泰的那段话,是法律的精神所在,也是一个慎思之后的作答。诚然,作为律师,出于正义感,你可以不接手一些案件。但当你接手,法律赋予你的义务就是站在当事人一边为他辩护。毕竟,对于每一个案件,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真相,而真相就在辩与驳中得以显现,不让无辜者蒙冤,更是正义的呼唤。

    丁杉强奸案,受害人王亚楠和丁杉的说法完全相反。王亚楠说,丁杉是以董事长的名义约她的,就在等董事长时,丁杉出现并强奸了她。而丁杉则说,他和王亚楠是情侣关系,是王亚楠约他的,那事也是王亚楠主动的,他不知道她何以完事后忽然变脸,大呼强奸并要报警。

    案件的真相是什么?检察官站在受害人一面,她是那么相信丁杉有罪。辩护律师却指出,如果是为了强奸,丁杉完全可以约在别的地方,为什么要在地下车库,作为一个员工他不会不知那里有监控。

    强奸案是不公开审判的,这个案件却不知怎么上了新闻媒体,舆论疾呼:“我们不相信正义会被颠覆,我们一定要制裁他……正义不是缺德律师和无良法官可以随随便便颠覆的,我们要制裁他,让他死!”

    新闻曝光,受影响最严重的其实是布尔乔斯投资股份,股票跌停,就在检察官范佳怡痛心媒体的曝光对于受害人无异于又一次被强奸时,王亚楠正在抄底举牌,争夺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一举拿下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原来,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强奸案,媒体曝光,都是她设计的,她操纵这些,目的都是为了这个。

    王亚楠最后对此并不否认,她厚颜无耻有点挑衅地问:可是,你们能拿我怎样,有证据吗?

    自然,她被绳之以法。

    [三]

    这个案件,让人深思。不管你是不是法律人,透过这个案件,对嫌疑人,对受害人,对舆论,就此都无法不有深的思考和理解。

    丁杉强奸案,检察官曾那么深信不疑丁杉有罪,然而他却是受害者。王亚楠导演并操纵了它,利用的就是“女性优势”——人们潜意识中普遍存在的对女性弱势的认知。

    现实生活中,对“强奸”和“性骚扰”案件,人们大多很抵触“受害人有罪”论。然而它提醒我们,若案件存疑,无论是什么案件,法律人不该或缺的都是质疑精神。

    对于嫌疑人丁杉,即便被无罪释放,却依然被贴上了强奸犯的标签。对比那个认出了他大呼“强奸犯”不卖菜给他的,那个摘下他的帽子塞给他一兜水果的人,是多么令人温暖。

    而对于舆论,杨法官在剧中说,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却干着损害别人的事。网络时代,在热点事件面前,每个人都是“法官”,这样的时候也最容易被舆论裹挟,最值得警惕。

    《黑色灯塔》是一部有深思也敢挑战的律政剧,无论剧情的吸引力,还是故事背后的深思,都达到了相当的深度。

    该剧还在芒果TV热映中,而我们知道这个在法院被称作乔雅的女孩其实叫乔诺,她的姐姐真正的乔雅不知去了哪里,剧中提到了她的不被同学看好的“男朋友”,提到了两岁时她们的父亲就凭空消失,乔雅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她遭遇了什么?

    契诃夫曾说,如果小说开头出现一把枪,它必定会响。想来,这些悬疑的答案就在后边。只是不知,若真乔雅回来,已经爱上了法院这份工作的乔诺,会作出怎样的选择?而对这发生在法院的冒名顶替,法律和法院人又会作出怎样的反应和抉择?

    人生真是无处不法律——且待结局。

     丁雪梅  (作者单位: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张凯甲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