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法官手记:一位家事法官竟治好了她的“抑郁症”

  发布时间:2020-11-19 15:08:19


    作为一名从事家事审判工作的法官,我从2016年至今审理了数百件离婚案件,但当事人因为离婚而患上抑郁症却第一次见。若不是审理了这么一起原告是抑郁症患者的离婚案,我真的以为抑郁症离自己很远,只存在影视剧和新闻报道中。

    第一次见王某,觉得她很容易激动,思维飘忽不定,一句话不断重复。王某和陈某从上学时就认识,青梅竹马发展到结婚生子。结婚十几年来,虽说两人也时常拌嘴,但王某始终坚信两人能白头偕老,她是万万想不到陈某会到法院起诉离婚。在得知丈夫坚决要离婚的心意后,王某经常胡思乱想,夜不能寐,患上了抑郁症。

    “自从他说要离婚,孩子也不要我,我就整晚整晚的睡不着,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现在谁能帮帮我?”说着,她把袖子往上一拉,手腕上还露着自杀的刀疤。

    这不是一起普通的离婚案,一旦处理不当,可能加重王某病情,后果不堪设想。和王某见面的当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查阅抑郁症的相关资料,学习如何与抑郁症患者相处。经过反复思考,调解似乎是这个案件最好的解决方式。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第二天一早,我就拨通了陈某的电话,希望能调解双方和好。谁知道陈某态度十分强硬,声称一定要离婚。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不断的尝试着给陈某做思想工作,得到的仍然是这个回答。后来从他人口中得知,原来陈某因为生意忙碌,和王某早已貌合神离,并且在外面还有了第三者。在得知了这个情况后,我觉得重点就看王某的意愿了。

    如何和一个抑郁症患者沟通,我做足了准备,每次王某来时,我就认真、耐心地听她诉说心中苦闷。一开始王某不愿意交谈,只是默默地哭,后来她也愿意表达出她的想法,“真要离婚也可以,但我没有经济来源,在疫情期间,孩子和老公都不要我,我身上也没钱,差点都自杀了”。“一生之中,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刚开始我并没有过多的和她谈离婚的事情,只是鼓励她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另一边,我继续联系陈某,向他告知了王某目前的身体状况,从双方多年夫妻情分引导陈某换位思考,并从案件事实、法律后果上作了分析,希望能帮王某再争取一点权益,“做不成夫妻绝对不能做仇人。王某如果因为生活困窘再次自残或自杀,你该怎么给孩子解释?”最后,陈某表示愿意多分一些财产帮她过渡离婚后的生活。

    接下来就是孩子的抚养问题了,孩子已经满8岁,有了自己的主见,因为从小跟随男方母亲长大,要求跟随男方生活。“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做父母的,有义务给他一个较好的成长环境。再说,不管孩子跟谁一起生活,都改变不了你是他母亲的事实……”

    多次劝说终于有了成效,王某想通了,愿意听从孩子的意愿,让他们跟随父亲一起生活。陈某也愿意短期内支援王某的基本生活,并许她随时探视孩子。

    两天前,王某又来到办公室找我,本以为是她生活又遇到了什么困难来找我解决,后来看到她手上拿着的锦旗和洋溢的笑脸,我明白了,她是真的走出来了。她告诉我,她已经把抗抑郁的药停了,也有了重新生活的信心。

    柜子里放着厚厚的一摞卷宗,一本卷宗就是一个家庭矛盾,一个矛盾就牵扯着几个当事人,他们可能在冲突、争讼中身心疲惫,也可能一直怀着错误的观念或态度去对待身边人,而我作为一名家事法官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重新踏上幸福之路。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