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远行

  发布时间:2020-08-06 10:21:09


    十多年前的早春,天蒙蒙亮,清晨的风演示着“春寒料峭”的风姿。昏黄的路灯下,父亲一面扶着我的行李,一面重复着说了许多遍的话:“到了学校,注意安全,学习还是最主要的,钱不要省着花……”彼时的我已是去外地求学的第二年,自以为接受了高等教育,见识了大城市繁华世界的世面,对父亲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只是敷衍地应和着:“哎呦,我知道了,知道了。”

    说话间,车来了。我头也不回地上了车,连父亲在身后的招呼都懒得回应,只一心想着快快到学校,好与一个假期都没有见面的同学叙旧。待我放好行李,坐定后,却听得窗边有人轻轻地敲着。我侧身一看,是父亲踮着脚,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大概还是一些嘱咐我好好学习的话。早晨的车厢里,大部分乘客都昏昏欲睡,他这一敲,齐刷刷的目光聚在了我的身上。我怪他将我置于众目睽睽之下,极不情愿地挥了挥手,就再也不理他了。

    待到车子启动,愈行愈快的时候,我猛然间从倒车镜里看到一个身影,他紧跟着车子跑了两步,又猛地停了下来,站在清晨寂静的路旁,愈发显得孤寂颓丧。我的心一下子像被扼住了一样,眼泪刷地一下就流了出来。我知道,那是我的父亲。父亲他,老了,而我,却假装看不见。

    及至我的学业终于完结,父亲心心念念的就是女儿可以回到家乡陪伴父母了。然而,任性的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一条离他和家乡越来越远的路,父女之间也因此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最终还是父亲认了输。在父女俩冷战了许久的一天黄昏,父亲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正在犹豫是否接听,手指已下意识地按了接听键。他在电话里自顾自地说着:“是爸爸错了,你是孩子,都怪我在你小时候光顾着工作,对你关心不够……”一生坚强的父亲,从未如此低声细气地对我说话。他不知道,我早从母亲的口中得知,当我将户口迁到工作地的时候,他不言不语了一个下午,那个时候,我已经原谅了他,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等我自己做了母亲,才真的明白了何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每次携家带口探望父母的时候,父亲就格外兴奋,水果、点心买了一堆又一堆,又要下厨做我爱吃的面食,又要带外孙出去玩滑梯。母亲“嘲笑”他,“家里没有比你更忙的了。”父亲却不介意母亲的调侃,笑的十分开心:“我们宝宝最可爱了,姥爷最喜欢宝宝了。”然而,他仍是不怎么理我,总是在离家的时候塞给我这样那样的吃食,极扭捏地让我查看微信转账。待我推脱不要,父亲就恢复了以前的神态,气道:“不是给你的,是给小宝的,我们买的你们又相不中,给你钱自己买去吧。”说完就转头又不理我了。

    我的心里又酸又涨,想我已过而立之年,父亲也将到耳顺的年纪,我们父女的缘分不知能到何时,然而我却一再远行,留给父亲的怕总是一骑绝尘的背影。时光不能倒流,此时的我,将日子过得灿烂才是父亲的希望,也愿我每次回家能够看到精神矍铄的父亲,说一声:“爸,我回来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