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想念那飘雪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12-11 10:16:01


    今日大雪时节,却天晴无雪,害羞的太阳几次到云中躲藏。

    想念那飘雪日子。风花雪月中,雪是唯一能迅速改变世界面貌的一种。无论宫殿,还是茅草屋,无论常青木,还是秃树枝,无论大江大河,还是涓涓小溪,都穿上节日的盛装,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也只有在此时才能看到。

    根据观察,雪因形成条件不同,花样繁多,大致分六角形、柱状、片状、枝状或星状雪花,而以六角形为多。

    下大雪的时候,城里的大人小孩会在大街小巷堆好多好多这样那样的雪人。小孩子最爱让大人们用自制的雪橇把他们拉到公园里,去打雪仗,经常把大人们也感染了,相互间打的热闹。

    乡村则相对宁静,大人们以此享受着休闲,袅袅炊烟从在房顶上升起,他们聊聊天,打打牌,喝喝酒。孩子们则多会选择在户外滑雪。记得上高中时,有同学讲,家住在山坡上,离学校三四里远院,几分钟就滑到教室门口了,那该是一架多大的滑梯啊!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封脚下踩。”“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踏雪寻梅,一直是我浪漫的梦想,可惜的是,我们这里只有春梅,和能踏的雪基本无关。有电视节目或文友的文章不以为然,我们这里不是到处可以看到腊梅(又称蜡梅)在下雪天竞相开放吗?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说:蜡梅,释名黄梅花,此物非梅类,因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似蜜蜡,故得此名。按照现代科学分类,腊梅为腊梅科腊梅属,而梅花则为蔷薇科李属,两者的区别非常大:花色不同:腊梅花以蜡黄为主,而梅花则有白、粉、深江、紫红等色;花期不同:一般腊梅在农历腊月开放,比梅花要早;腊梅为灌木比较低矮,梅花则为乔木比较高大。借此梅吟彼梅可以,但大家千万不要不吟错了对象哦!

    想念那飘雪日子,可以沽酒访友。

    去岁,大雪时节,雪应时而来。乘车至城郊,安步当车,竹笠蓑衣,逶迤北行,听着古寺钟声,攀过千年老藤,走过万年天然石桥,穿过十多棵有200年至1200年树龄的皂荚树林,便见一处篱巴院。一只哈巴狗摇着尾巴将客人迎进院内,一对身着大红色的唐装、年过五旬的夫妇出门迎客。木屋的主人,我管他们叫哥和嫂子。

    和哥的认识很偶然,好多年前我被市里抽调到某乡搞综合治理。哥本来不在抽调之列,因为他们单位那位同事有病,做了临时替补。我们同吃同住同工作,相处只有四五天,却十分投缘,俨然成为一对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也由此知道他的身上有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

    哥在上一所高等专业学校时,班上有一名比较受排挤的小个子外省同学,高高大大、粗粗壮壮的哥便成了他的保护者。同窗三年,即将毕业时,外省同学突然提出要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郑重把妹妹的一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靓照交给哥。一米八高的哥看着一米六高的外省同学,有些犹豫。外省同学像看透了哥的心思,爽朗一笑,说:“我妹一米六七,比我高半头呢!”外省同学的家乡虽在江西,古时候却在老徽州的范围,有小桥流水,有黛瓦粉壁马头墙,有一人高的油菜花。看着这位标致的江南女子的照片,想到以后和他结为伉俪的情景,哥一时幸福地眩晕了。

    谈了两年跨省之恋,哥面临着一个严酷的选择。父母膝下只有他们姐弟两人,姐姐早就出嫁了。如果他选择到女方所在的城市,发展机会可能更多一点,但谁来尽孝?最后,江南女子毅然决然来到我们这个当时相对偏僻的小城市落户。江南女子,温婉多情,不少见过她的人都这样感叹!

    哥和嫂就这么幸福地生活者,像走进了童话。哥也因为和我有过短暂的同事关系,把我直呼为兄弟,我也直呼他哥,路上相遇寒暄,电话联系谈心,都是这样。

    和嫂的相识,两个字:“尴尬”。若干年后,我负责一个法庭的工作,哥突然不约而至,神神秘秘对我说:“我要离婚,您一定帮助我啊!”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份诉状和一份含有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内容的离婚协议,诉说着自己的种种委屈:自己在局里在一个业务繁忙、女同志多的部门当负责人,不太能顾着家;在局下属二级机构工作的妻子嫌自己对老婆孩子关心太少,家庭重担让她一人挑,还怀疑他和女同事女工作对象有这有那。于是让他换个闲些的工作,不当科室负责人也行。事业心极强的哥不同意,于是两人就发生争吵,甚至肢体冲突。一句话:“这家过不成了!”哥虽然说的激烈,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心里却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正要说话,屋外走进一个女子,瓜子脸,柳叶眉,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一身竹青色的的裙衣衬托着苗条的身材。嫂用概括式语言,简单说了自己婚后的种种不幸:哥婚前婚后两个样,最不能令人容忍的是背叛,已有种种迹象可以证明;嫂每日以泪洗面,简直生活在人间地狱;女儿体弱多病,最为可伶,决不能让她跟着爸爸由后妈抚养。最后一句话连说三次:“我要离婚,千万成全!”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心里又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时,我脑子飞快转着,想到案件的处理有三种选择:一、引导他们到民政部门去。因为,他们已就离婚达成协议,如果确已感情破裂,不需要做多少调解工作,即可办理离婚;二、引导他们到院机关立案。因为他们在市直部门上班,按部规定可由民事庭办理。三、在法庭直接立案受理。他们的户籍所在地,在我们法庭的管辖范围,按规定可由法庭办理。如果由法庭处理,我们审判人员也有两种选择:一、热处理。以他们的离婚协议为基础开展工作,预计很快达成调解协议,这个会比较容易些;二、冷处理。让他们冷静考虑一段时间再做处理,这个会比较难些,因为正较着劲的他们,脑子只有两个字:“离婚。”我初步决定由法庭受理,当然为了体现回避政策,可交同事办理。

    当时刚有了凭身份证立案的规定,比以前凭单位或村(居)委会介绍信立案确实要简便。因为正在传达期间,知道的人并不多。于是,正要签批立案之时,考虑他们的感情基础,为挽救他们的频临解体的婚姻,我犹豫一下,把诉状和协议书复印件留下,说:“照章办事,你要去单位开个离婚介绍信。”哥和嫂,顿时像泄了一些气的皮球。因为,他们在一个单位工作,在不吵不闹的情况下,要单位开介绍信是不容易的。

    十多天后,他们一起到法庭,表示要撤诉。哥大大咧咧地说:“离婚介绍信单位不给开,说我们感情没达到破裂程度。我冷静下来,好好沟通一下,消除了怀疑,消除了误会。我们其实没有大大矛盾,性格上没有磨合好。她对我知冷知热,我则比较粗心,工作本来就忙,又喜欢喝酒交友,就更没时间了,所以就忽略她和孩子了。以后保证少喝酒,减少社交,多回家照顾他们,陪陪他们。你嫂子啥都好,就是有点小鸟依人,这在婚前可能算是优点……”话没说完,就被嫂截住了,拍了一把掌,说:“谁小鸟依人了!?谁小鸟依人了!?”

    尽管不是正式庭审场合,我还是用目光严肃地制止她的行为,郑重地说:“当时并没有正式给你们立案,其实你们是不用来撤诉的。作为综治队的同事和朋友,我说三句话:一、女方上千里远嫁汝州,男方是他唯一依靠,对她关心不够,照顾不周,不仅忽略了女方的情感,也忽略的女儿的成长,应该对男方提出批评;二、男方有自己的事业,是单位的业务骨干,工作忙些,家务做得少些,女方亦应体谅;三、希望你们今后多换位思考,相互体谅,相信你们一定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后,向你们道歉:现在已经不需要离婚介绍信了,要介绍信,是我为了挽救你们的婚姻的一个办法。如果你们反映到我们院长那里,我是要挨批评的!”

    哥和嫂都很感动,没再多说话,拉着手走了。

    事隔多年后,做事有些较真的我还在反思自己:违反规定,向他们要离婚介绍信,做得对还是不对?是否还有其它既不违反规定、又能促其和好的更好的方法?我想不出,留待读者去评价和思考去吧!

    再次回到那飘雪的日子。木屋中,一个大大的火炉带着餐桌,餐桌上摆放着自制的柿子酒、山楂酒、葡萄酒,还有几碟精致的小菜,还有一个盖着盖子的铜火锅,客人拿出陈酿十年的杜康酒一起摆在桌上。主客三人坐在餐桌旁闲聊一小会儿,主妇闪在一旁做女工,大概是小孩衣帽之类的东西。

    木屋立即响起类似口哨似的乐曲,十分温婉动听。推杯换盏之间,从男主人的口中,大致了解到他们的生活脉络:七八年前嫂被检查出一堆病,虽不致命,却不可久拖不治。访医问药,经年无效。五年前,哥的身体也不好起来,跑了省内省外的大医院,花了不少钱,也不见好转。三年前,嫂到龄退休,哥也到了三十年工龄办了提前退休。

    独生女儿提出让他们去哈尔滨随自己生活。两口一合计:若回南方妻子娘家,虽然只有九百多公里,却离女儿更远了;若去哈尔滨,实打实两千多公里,关键是气候怕适应不了;汝州正在搞美丽乡村建设,两山夹一川的独特区位优势已初步凸显,还是留在汝州,找个离城市不太远又能避开城市喧嚣、空气新鲜的山间盆地休养生息吧!

    于是有了小木屋,篱笆院,栽种牡丹、菊花的花田和荷花的泥池,一小片腊梅树林;有了几亩块种植小麦、玉米、大豆的农田;有了走地的哈巴狗、土鸡,凫水的鸡鸭;有了一群白色羽毛的鸽子,嫂说总有一天要让它们把信带到哈尔滨。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屋里更加显得暖和。嫂端出一盘冻柿,又凉又甜,又能解酒。哥介绍起自己的“山中四友”来:棋友是一位常年居住在寺里的居士,五十多岁。古寺离这里只有几里路,可以随时去拜访,通过围棋一决胜负,偶尔居士也会来家里回访;书友是所在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村长,善写魏碑,老先生脾气倔,只去求见比他年岁高的人,所以切磋只能在老村长家进行;画友则是在外人眼里有些疯癫的人物,在相关协会里没名没姓,在民间却大有名气,善画飞禽,尤其是麻雀喜鹊,栩栩如生。只是此人不事家庭产业,云游四方,独往独来。中秋节,春节前后,会来家访问一两次,但求一醉,醉后留下画作,扬长而去。琴友嘛,哥卖一关子,最后再揭晓谜底。

    推开小半个窗子,让鹅毛雪片飞进屋里,主客兴致更高。谈论汝瓷,我说:“家有万贯,不如汝瓷一片。”哥说:“景德镇瓷,脱胎于汝瓷,虽是传说,也有了一些蛛丝马迹,相信将来必能确证。”谈起河南曲剧,我说:“汝州人兼学南阳大调曲子和洛阳小调曲子之优点,进行创新,将曲剧搬上舞台,是对戏剧的一大贡献。”哥说:“汝州人的发扬光大的河南曲剧,由地摊戏到高跷戏,最初只有小旦小生两个角色,后来加上小丑,边歌边舞,以此为生,名角儿人人有绝活儿,和东北的二人转何其相似乃尔!后来越演越大,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向豫剧京剧靠拢,和其它剧中一样经历起伏。失去本真,也是一大憾事!倘若继续演两人戏、三人戏,或可与今日之二人转一较高低。”

    主客索性推开木屋,看着满天飞雪,谈论起有关雪的诗词。最敢用词的是李白的诗:“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最有味道是白居易的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最有温度的刘长卿的诗:“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最为高冷的是柳宗元的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最为新奇的是岑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最有趣味是卢梅坡的诗:“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最有气势是张元的诗:“战罢遇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最能雄视古今的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词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说着说着,乐声戛然而止。客人问道:“乐声一直绕梁,独不见乐器,为何?”

    但见女主人走到面前,双唇合拢,中间留一空,借助于唇、舌的作用使气流通过而发出乐声,是我们颇为熟悉的歌曲《我爱你,塞北的雪》。一段吹罢,男主人一撮唇,也吹了起来。一唱一和,原来他们夫妻二人是“琴友”啊!

    雪,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你是春雨的亲姐妹哟,是春天派出的使节!

公元2019年12月7日开笔,期间因事搁笔,12月9日草成。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