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我的前半生

  发布时间:2018-11-06 10:29:25


    1990年8月,骄阳似火,夏树苍翠,我以高考全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河南大学法学系。

    记得当时我还是全村第一个本科大学生,那时候爹还活着,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虽然看不太懂,但是很兴奋,出门碰到村里人就说:“长永(我小名)考上大学啦,还是河南大学,全县第一呢,我们家几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终于出来个大学生”,爹和娘高兴的给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做了顿过年才能吃到的饺子,我吃的津津有味。现在回想起来,28年前的那顿饺子,还是意犹未尽,真香啊!

    紧接着,爹和娘开始为了我的30块钱学费发愁,先是把家里仅有的一头牛和3只鸡卖了,接着到处找亲戚借钱,到头来还是差一小半。看着爹和娘每天筹钱筹的心如火焚,我也于心不忍,说:“爹,娘,凑不到钱就算了,我不上了。咱村不是有好几个小伙子在深圳打工么,我也去。我数学英语好,说不定可以多赚点。”爹狠狠的瞪我一眼:“不行,你必须要去上,钱的事你不用管,我跟你娘可以凑到。”

    后来,已婚的大姐二姐三姐纷纷拿出自己的嫁妆卖了钱给我,当时的三个姐姐都有了孩子,家庭开支不小。身体瘦弱的四姐借了个自行车,每天骑一百多公里去各个村里卖冰棒赚钱给我凑学费。每天晚上四姐骑车回来的时候,都是汗流浃背,精疲力竭。小弟那时是高一暑假,有一天我听到他跟爹说:“爹,我不上了,我学习不好,读书太浪费了。我给家里省点开支,过几天去深圳打工去,到时候赚的钱可以给我哥当生活费。”爹也同意了。我在门口,不敢走进来,也不知道该对小弟说什么,心里很难过,心想等我毕业拿工资了,一定要好好孝顺我的爹娘,报答我的兄弟姐妹。

    终于,学费凑够了,娘还为我准备了新的棉花被和路上的干粮,临走前,我给爹娘磕了三个头,然后带着梦想和一家人的期盼踏上了去开封的路。

    河南大学是一所被浓郁书香氤氲着的百年老校。她有沧桑岁月雕刻过的古老建筑,有岁月和书香浸润的教学楼。在这儿求学的四年,我每天早上坚持晨读英语和法条,在课余时间频繁的去图书馆看书查专业课相关资料。在我那个年代,知识改变命运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每当我想懈怠的时候,就会想到爹娘凑钱的艰难和兄弟姐妹们的艰苦付出,学习奋斗的动力就立刻来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大学四年转瞬即逝。1994年,我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省新蔡县人民法院韩集人民法庭工作,那是我之后在法院工作的起点。发工资的第一个月,我趁着周末回了趟老家,带着爹娘和几个姐姐们去街上下了个馆子,给远在深圳的弟弟寄了点钱。

    那天,我如释重负,我终于可以自力更生,终于可以报答我的至亲了。接下来就是更加勤奋的工作,把我4年学的法律专业知识运用到司法实践中。

    基层法庭工作很有挑战性,也很锻炼人。当事人素质不一,矛盾重重,案件也复杂棘手,我不断地在实践中摸索,并时刻跟前辈们学习,慢慢的我就从一名年轻气盛的大学毕业生,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稳重的法官。

    那时候韩集法庭的院子里种了很多月季花,花开的时候,姹紫嫣红,繁花似锦,花香沁人心脾。有一年,月季花盛开的时候,适逢女儿出生,我便给女儿取名“祎琳”(祎和琳在古语中均代表美好的意思),希望她能像月季花一样美好。

    在韩集法庭这一待就是近10年,女儿也从小就在韩集法庭的家属院长大。因为离得近,我会经常把卷宗拿到家里看,或者在家拿着厚厚的法条书查资料。女儿常常问我为什么在家也要工作学习,我跟女儿说:“活到老学到老,学习是永无止境的。就像你在学校要学习,在家要写作业一样,时刻保持学习的状态,做到自律,才是个好孩子。”女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扭头去做她的作业去了。我当时想了想,觉得不太对劲儿,可能自己平时做法官太严肃了,对孩子也是经常大道理的讲。我和妻子工作太忙没时间照看孩子,当时小学还没有限制年龄,就让她4岁去读了一年级,寻思着过早的送孩子去上学会不会不太好,就去看看写作业的女儿,问她喜欢学校不,她说喜欢学校,喜欢老师和同学,还说上厕所都是老师或者大一点的同学带着她去,因为太小,乡里厕所简陋,女儿一个人去老师不放心。我听后,有点心酸,想想也算是锻炼下她,毕竟我那个年代,连吃饱穿暖都是问题。

    2003年,我回到院机关工作,在政治处做了五年副主任。这五年来,我写了无数个稿件,也发表了很多文章。女儿的第一辆自行车就是我的稿费买的,在她眼里,我是她的骄傲。我经常听到她跟同学讲,我爸爸会写很多文章,我的很多东西都是他的稿费买的。我没有忍心告诉她,那几年在政治处我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厉害。当然,在政治处三年,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公文的写作,案件信息的编报都让我受益匪浅。

    2008年,我被任命为少年审判庭庭长。那年,女儿以全县前20名的成绩考入我们县城一高最好的精英班,三年学费全免。我为她高兴,她依旧为我感到骄傲。那几年正是少年刑事案件最多的几年,我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女儿高中三年学习关键时期,我每天都是起早贪黑,没能抽出太多时间来陪她,只是时常跟她说不要有太多压力,顺其自然。女儿也很懂事,高三那年每次考试都是全校前十名。那几年我的工作也是得心应手,解决了很多疑难的案件。少年审判重在对未成年的心理教育,我在处理案件的时候会想到未成年的女儿。我能做的就是合理合法的审理案件,积极的去各个学校做普法宣传,教育未成年人学会保护自己,为未成年的健康成长贡献一份力量。

    2011年,女儿高考失利,去了福建省一个普通的一本学校读书,女儿在家闷了好几天,一直自责惭愧,我在想是不是因我太忙,忽略了对她的关心。然而工作的繁忙,我没有太多时间去开导她。2011年9月,我请假坐了17个小时的火车送她去遥远的福州报到,刚到学校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到学校周边转转,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又立刻赶了回来,那年她刚16岁。

    2013年,我先天性风湿性心脏病犯了,当时从郑大一附院转到北京阜外医院,医生劝我尽快手术治疗,想到庭里实在离不开,我便问医生能不能缓缓。医生跟我说,最好不要拖,可以暂时先吃药缓缓,但是要尽快手术,否则有很大危险。听完医生交待,我当天又坐高铁赶了回来,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2015年,女儿大学毕业。同年10月,女儿参加省公务员考试,成功考入单位工作,和我成为同事。这些年我也一直按照医生的嘱咐吃着药治疗着,以为自己没什么事了。可是事与愿违,2016年1月,我感觉身体不适,呼吸困难,心脏房颤严重,连忙去医院检查,医生劝我尽早做手术,说我已经发展成心衰了。女儿在旁边直接吓哭了,也劝我立刻请假去大医院做手术。春节前正是案件多的时候,我放心不下庭里,就骗女儿和妻子说,年末好医生都休假了,等过了年再说。

    2016年3月27日,我终于支撑不住,跟院领导请假去做手术治疗。4月5日,我在武汉同济医院做了长达5个小时的心脏瓣膜换置手术。好在手术成功,我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一周,后来转到重症病房。在医院里,我想让自己放空,努力不去考虑工作的事儿,可是脑海里还是会经常浮现案件,少年庭像是我的家,我的大学四年所学和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在这儿找到了归属感。4月30日,我出院了,医生嘱咐我,终身服药,经常到医院复查,因心脏的恢复过于缓慢,两年内不得从事劳累工作,最好两年内不要从事任何工作,在家静养。我心想,这哪儿行啊,庭里案件那么多,那么忙,而且我才40多岁,身体完全可以扛得住。于是带着一堆药和自己的小心思回家了。

    我就是这么倔强,2016年7月,术后刚3个月我就去上班了,当时是夏天,胸前二十几厘米的伤口穿浅色衣服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同事问我:“老胡,都这样了,还上班啊。”我笑了笑:“心里放不下啊,庭里那么多事。”

    2016年10月,案件像疯了一样集中,我每天都觉得很累,也没太在意。2016年11月17日,在开庭的时候我突然晕倒,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听说是当时的书记员打了120,又给在单位财务室工作的女儿打电话。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医院了。这次老天没有再眷顾我,我得了脑梗,脑干受损,直接影响大脑和心脏,房颤严重,心脏inr比值不稳定,不能随便用药。辗转了3个医院,被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才醒过来。当然,我也错过了第一批员额法官考试,或许我以后再也不能从事审判工作了。医生说我是罕见的脑细血管受损的类型,心脏瓣膜的不稳定很容易产生血栓,从而堵塞脑干。在这种情况下,能恢复到生活自理的状态很难,或者说,能从鬼门关回来都是万幸了!!!

    听女儿说,我被抢救过来时右脸直接面瘫,右侧身体不能动,不能说话,很多事都记不起来。这次病痛让我彻底丧失了工作能力,生活都难以自理。等我在医院恢复点意识的时候,女儿哭着跟我说;“爸,我不想在法院工作了,我要辞职。我不想在一个差点夺走我爸生命的地方工作。”我瞪了她一眼,一字一句的蹦出来:“不行,给我好好地干下去。法院是咱们的家,你从小就在法庭长大,法庭是你成长的地方,现在该报恩了,要好好的替我工作下去。”

    这是女儿工作后我第一次这么责怪她,走到今天我丝毫不曾后悔,没能参加员额法官考试我一直有些遗憾。

    如今,我积极配合医生去复查、去康复,慢慢的我可以行走了,虽然说话还是不太清楚,但是可以做到正常沟通交流。右手不利索,我就用左手锻炼吃饭和做事,每天坚持用右手练字,锻炼右侧肢体的灵活性,保持学习的能力,也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女儿20年前跟她讲的活到老学到老,我在做,希望女儿也要做。

    今年我49岁,也是我进入法院工作的第25年,我的这前半生如嵩岳苍苍,河水泱泱,无怨无悔。希望法院以后越来越好,济济多士,风雨一堂,继往开来扬辉光!

责任编辑:曹红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