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办好案件心里才踏实

追记河南高院立案二庭原副庭长李庆军

  发布时间:2018-10-09 08:09:58


 “我身体不舒服,需要住院治疗十天半月的。咱们手里的30件案件,你先阅阅卷,看看有没有调的可能。如果调不了,我出院后再处理。”王卫霞没想到,这几句话竟成了李庆军的遗言。

李庆军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长,实行员额制改革后,王卫霞是他的法官助理,已在他任审判长的办案团队工作了5年多,与他工作时间接触最多。

“我知道他身体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严重,他从来不说自己的身体状况,从来没耽误过工作,他带领我们团队所办案件的质量和数量都名列前茅。”王卫霞哽咽着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9月28日,54岁的李庆军因肾病医治无效去世。噩耗传来,同庭的不少同事都不相信他身患重病。

“前不久,我们团队利用两天时间集中研究案件,他还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没看出有什么异样,倒是有些其他同事偶尔会说‘真是太累了’之类的话。”法官焦宏说。

其实,早在2013年,李庆军就患上了肾病,他请假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同事们仅知道他患了痛风,走路有点瘸拐,并不知道他得的是肾病。

王卫霞记忆犹新的是,她隔三差五抱着案卷到病房里与李庆军研讨案件,为查明一个细节问题,李庆军会反复翻阅卷宗里的笔录,然后提出意见。见李庆军边治疗边办案,她就劝道:“咱们有办不完的案件,你就安心养病吧,等病好了再办案。”

李庆军轻声说道:“到省高院的案件都比较复杂,分到咱们手里,咱得把好这一关,办好案件心里才踏实。再说了,案件都是按人头分的,我不办,就要有同事加班加点替我办,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面对妻儿关切的目光,李庆军说:“我在西南政法大学攻读的是民事诉讼法专业硕士学位,到河南高院工作后,我立志做一名好法官。我不是隐瞒自己的病情,是不想因病受到照顾,就是想正常办案。法官不办案还有什么价值?”

从2014年起,李庆军的病情加重,不得不进行透析治疗。血液透析效果好,但要占用上班时间,他哀求医生:“那样太影响工作,能不能选择其他的透析方法?”经在北京寻医问诊,医生告知其通过腹膜透析管植入术,可自己在家进行腹膜透析治疗,但对饮食、饮水都有严格要求。李庆军欣然接受了这种手术。

“他每天要进行4次腹膜透析治疗。”李庆军的妻子说,每天早上六点,李庆军准时起床,进行20分钟左右的腹膜透析治疗,然后吃饭上班,中午下班回家、下午下班回家、晚上睡觉前,各进行一次。

李庆军就这样坚持了4年多,直至此次病重住院。

“我们感觉他很乐观,他见到左邻右舍总是主动打招呼。亲朋好友遇到法律问题,总爱找他咨询,他会举一些案例供我们参考。”李庆军多年的邻居彭迪说。

在兄妹的眼里,李庆军对他们要求特别严格。李庆军出生在济源市偏远的山村,幼时家里贫穷,兄妹4人中他是老大,为了供他上学,大妹妹长年上山采药卖钱,主动放弃学业。前年,大妹妹因3000余元的买卖纠纷要打官司,李庆军得知后专门打电话说:“你不要打官司了,我把钱给你。都是乡里乡亲的,找个熟人说和一下。”

大妹妹说:“我咽不下这口气,这个官司得打下去。”

李庆军劝道:“你往法院跑,得耽误多少事啊!法院现在案件太多,你这个案件属于小案件,但和其他案件一样要走法律程序,你就让法官省点心吧。”

李庆军所在办案团队曾接手一件标的额为3500元的劳动报酬争议案件,一二审均因证据不足判决农民工李某败诉。李某不服,向河南高院申请再审。审查时,有合议庭成员建议驳回,李庆军说:“标的额虽然不大,从现有证据材料上也没发现原判决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我们不能从心理上轻视这类案件,更不能一驳了之,要调卷认真审查,组织听证,查明事实真相,让当事人打心眼里接受我们的处理结果,息诉罢访。”

李庆军也有同学、亲朋好友,他们遇到案件想请他吃饭“沟通”一下,他总是说:“你到我办公室来吧,有道理,我们会依法予以支持,没道理,谁也不会牺牲自己的职业信仰违法办案。”

河南高院立案二庭庭长卜发忠说,李庆军所办案件不仅法律效果好,社会效果也堪称完美,没有收到过关于他的投诉。

在河南高院党组开展的“亲情寄语”活动中,妻子给李庆军写了一句话:廉洁办案,平安一生。他装裱好,挂到办公室。他在日记中写道:“平安一生,是家人最高的希望,也是最低的要求。做到了廉洁办案,才能平安一生,要想得到一生平安,也就不能有私心,生贪念,以案件做交易,拿公正换利益。妻子的期望很朴实,很简单,没有说教,没有作秀,也没有大道理。其实个人、家庭能过上安宁、踏实的生活,何偿不是一种幸福。”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