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执行路上的艰辛与欢歌

———执行办案日记

  发布时间:2017-12-06 15:09:13


    王祥云是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执行员,他灵活运用网络查控,成功地执结了多起案件,为申请执行人挽回了经济损失,彰显了法律尊严,其中也蕴含着执行路上的艰辛与欢歌......

    9月19日

    今天周六,执行局依旧加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办公室才一改平日的喧嚣,当事人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

    我拿出卷宗摆满桌子,打开执行网络查控系统,一卷卷排查,来执行局两月余,周末加班挨个排查案卷成了我的习惯。当排查到任某某欠债6.2万元时,我拨通了任某的电话好言相劝,说数额不大,如及时履行可免去上失信名单、可免去拘留判刑的后果云云,谁知任某某恶狠狠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便挂断电话。我手握电话愣在那里,任电话这头嘟嘟嘟的声音持续回响……

    该案今年4月立案,因为工作调整,转给我了,至今没有一点头绪,唉,执行难啊,难于上青天!

砰砰砰!随着急促的敲门声,居然进来一个当事人,此人风风火火,急切地说:“你给那个王某某说吧,我付钱,跟她和解。”看我一头雾水,他说:“我索性都说了吧,我是被执行人陈某某,欠王某某3.1万元,你们法院把我拉黑名单了,导致我坐不了高铁,跑不成业务,眼看饭碗都保不住了,所以顾不上周末,今天就和解吧,你们尽快把我的黑名单撤销了。”哦!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上周刚把他列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我与助理西贝不约而同相视一笑,原来网络查控的“失信名单”还有这么大的魔力!

    王某某很快赶来,惊喜过望答应放弃一部分最终2.7万元和解,我立即在网络查控上屏蔽失信,两方当事人均满意撤退,前后不足两个小时!

    这种结案速度,前所未有!刚才嘟嘟嘟挂电话的声音一扫而光,嘻嘻!

    办公室安静下来,我又打开任某某网络查控“总对总查控”,指挥中心提供的查控信息表显示其夫妻二人名下银行账户十余个,余额均是二位数字,无冻结价值,但查控信息表同时还显示更多的银行均“未反馈”。“未反馈”应该是信息生成表生成那一刻的状态,是静态,但未反馈的银行应该会陆续反馈,应该是动态。况且,分析任某某夫妇二人,他们经商应该有流动资金,不会轻易把钱存在别人名下。如果我判断不错,刷新一下应该会有新反馈。于是我点击了新“生成反馈信息表”,奇迹果真出现了,屏幕上赫然出现一个余额为3万元的账号!一阵狂喜,立即冻结,刻不容缓!二分钟操作,成功发布冻结提请。

    中午下班时我又打开网络查控,反馈3万元已控。往常去银行冻结最少需要半天时间,遇到外地甚至需要两三天时间,现在只轻轻一点,二分钟搞定!耶!

    今天的收获让我激动不已,我不但感受到网络查控的强大,而且我居然能让网络查控的强大功能尽可能地发挥出来!一种职业价值感油然而生!这样的周末加班,来一打,哈哈!

    9月21日

    周一,上午一开门就门庭若市,来了四五波当事人,大部分是申请人,挤满了狭小的办公室,一个个解决吧。其中一个申请人叫邓某某,他有点着急地说:“被执行人洛某某我找不到,都两个月了,不能静等啊,我听说你们法院可以拉黑名单,你给洛某某拉成黑名单,让他丢人,让他坐不成高铁,就投降了。”他说的自然有道理,可是翻看判决书,被执行人是某某火锅店,属于个体工商户,洛某某是该火锅店的负责人,不是被执行人。问题暴露出来了,火锅店没有身份证号码,没有组织机构代码、没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在网络查控显示“证件号空”而上无法查控,洛某某虽然有身份证信息,但其是负责人而不是被执行主体,同样无法查控,更谈不上列失信名单了。邓某某听完我的解释,摇摇头:“就没有办法了吗?咋能让这种老赖逍遥法外?”

    他失望地走了,他那失望的表情比大吵大闹更让我难过,似乎是法律卫士手持利剑,面对某公民正在遭受不法侵害,却剑难出鞘...我不就是那名卫士吗?我空有利剑啊!

    正在我难过而变得恍惚时,我的助理西贝惊叫起来:“姐,快看,任某某名下又查出2万元,冻不冻?”“冻!”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俩直勾勾地盯住电脑,生怕一不小心2万元会逃跑似的。西贝点击电脑的手都有点发抖了,她激动的涨红了脸,我的好搭档,心心相映啊!一分钟,冻结申请发布成功;半个小时,银行反馈2万元已控!该案标的6.2万元,冻结5万元,结案的脚步声近了!我与西贝击掌相庆:“耶!耶!耶!”

    “呀,12:15分了,姐,该吃饭了。”此时,我俩才感觉到饿了,该去餐厅吃饭了,午餐是四菜一汤的米饭,真开胃。

    幸福来的这么突然,幸福其实很简单,我在享受执行工作,尽管我刚刚伤心过。

    9月22日

    周二,今天下雨,雨阻止了当事人的脚步,办公室很安静。西贝在订卷,订陈某某主动履行的那本卷。西贝总是闲不下来,像只勤劳的小蜜蜂。我拿出《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实务规范》,我想探究一下,像火锅店这种不具备法人资格的执行主体,负责人即业主到底该负什么责任?怎么能上网络查控?昨天蔡某某那失望的眼神激发我想做点什么。《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76条:“被执行人为无法人资格的私营独资企业,无能力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独资企业业主的其他财产。”据此应该可以追加洛某某为被执行人。为了准确起见,我拿着卷宗去找领导汇报,居然顺利通过领导认可,张局长说有法律依据,实务中很常见,可以追加。

    下午,我去银行扣划。我们去银行扣划,一般是通过查控已经冻结过的扣划,从网络查控打印一份详情,账户号码、账户余额、开户日期、开户银行等等一目了然,所以我们拿着详情单子直奔目的银行,不绕圈子不耽误时间。扣划了两个银行,快接近五点下班时,西贝打来电话,语气急切,我第一个反应是她又查到“大鱼”了。她说:“姐,查出一笔10万多元的,就是那个90后魏某某案件,可是我冻不住,详情单子显示‘久悬户’,久悬户是什么意思?”久悬户?我第一次听说,凭感觉应该就是长久不用被悬起来的户吧。西贝说的魏某某是90后的人,借出200万给被执行人某汽车销售公司,现在法定代表人玩失踪,公司账户仅有二位数的余额,没有冻结价值,该案已立案两个多月了,没有一点进展。西贝肯定是在排查网络查控时发现的久悬户。但不管是什么户,有10万多元余额是好消息。我回到办公室,向几个资深执行员请教“久悬户”,他们居然也不知道,让我去银行问问,看能否冻结或者扣划。

    是的,只好去银行问问了,为了解决问题,我们需要不断的学习和探讨,当然更多的是现实问题,从书本上找不到解决方案的现实问题,为此我们需要摸石头过河。

    9月23日

    周三,今天我与西贝一起去不动产登记中心,集中查询六个被执行人房产情况,结果清一色没有房产,便打道回府,西贝抱怨说:“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什么也没查到,多浪费啊。如果能像银行查询,在网络查控上,就两分钟的事。对了,姐,网络查控为何不能查询房产,如果能查询房产,而且像冻结银行存款一样能查询、查封房产,我们就不用这样跑了,费事费力。”我很认真地、赞赏地看着西贝,小孩子家,能有这样的想法,一定是用心工作的结果。是啊,网络查控为何不能查询房产?我回答不上来,因而我也很纳闷,或许不久的将来就能查控房产吧。

    回到办公室,还有十分钟才下班,趁着这十分钟安插点事做。我给任某某案件的申请人韩某某打电话,告诉她我们冻结了5万元,韩某某惊喜的声音让我始料不及:“冻结了5万元?太好了,都五个多月了,我想着没指望了,为了出气,前段时间我找了几个人去任某某家讨债,双方还打了一架,幸好没有打出重伤,经过派出所调解才离开。王法官,你能执行回来5万元,我太高兴了,我就要5万元,剩余1万多元我不要了,可以结案了,您费心了,不能让您再费心了。”啊!居然可以结案了,多好的申请人啊,这样的申请人,来一打!小蜜蜂,你又要订卷了。

    下午,我把追加洛某某为被执行人的裁定书打印、盖章,然后在“案款系统”里“执行主体”操作,正式追加洛某某为被执行人,毫不迟疑地把洛某某列入失信,而且立即操作网络查控,直至查控提请发布成功。

    天灵灵地灵灵,网络查控,你一定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因为我要还给申请人一个希望,我不愿意利剑空在手。

    9月24日

    周四,上午又给我分了六个案件,执行局的生意总是这样好,好的让我应接不暇,好的让新分的案件在手里还没捂几天,就被接踵而至的更新案拍到旧案的沙滩上。仅两个月,我已经分了62起执行案件,11起财保案件,这节奏!

    西贝照例在网络查控上一一排查旧案,二个月默契的配合,我们的习惯都出奇的一致。我让西贝把旧案排查放一放,先把新分的案件查控一下。

    “姐,被执行人吉某某名下有六个账户,少的几百,多的8000元,冻不冻?”西贝似乎知道我问什么,还没等我问,就补充到:“执行标的36万元。”我说:“全冻。”

    过了一会,西贝又问:“姐,容某某公司,有五个账户,多的3万多,少的几千元,冻不冻?执行标的100多万。”我说:“全冻。”

    中午快下班时,我让西贝“收网”,看冻结已控情况。西贝操作了一会,脸沉下来,她盯住电脑,自言自语地说:“咦,容某某公司这个账号,我提请冻结时明明是3万多元,但显示已控3963.04元,怎么少了呢?”看着西贝郁闷,我开导似的地说:“或许是该账号资金流动性强,证明该账号在正常使用,只要使用,不管冻结多少,都会影响户主正常使用,所以我们冻结是不是钱,而是希望,只管冻...”还没等我说完,西贝惊叫起来:“哇!姐,吉某某名下的这个账户,提请时明明是8000多,但已控55417.10多元,网络查控是否坏了,怎么这么乱?”我俩凑在一起看,是啊,这次多了,我该怎么解释呢,网络查控难道真的坏了?

    下午四点多时,办公室来了一个像律师模样的人,因为她穿戴讲究,提个大公文包,行色匆忙,很急切又很恭敬地说:“法官您好,我是容某某公司的代理人,你们法院把我们公司的几个账号全冻结了,现在资金无法运转,老总很着急,派我火速赶来,麻烦您联系申请人,我们双方和解,您解除冻结,好吗?”

    我没有急于回答她的问题:“你们公司是怎么知道是我们冻结的?怎么发现这么快?我们上午才冻结啊。”“中午财务就发现转账不能了,不知是怎么回事,老总问我,我怀疑是法院冻结了,去银行一问知道是你们法院冻的,经过一系列查询,才知道是您办的案件。法官,我公司愿意履行,尽快解冻吧。”我很淡定地回答:“只要你公司与申请人说好,可以立即解冻。”

    我和西贝又不约而同会心一笑,该案又可以结案了,网络查控,天灵灵地灵灵!哈哈!

    看来,不管冻结多少,冻结都是结案的希望。

    9月25日

    周五,上午一上班,我计划去邮政银行问问久悬户的问题,正当我要走时,办公室又来了一个像女律师模样的人,干脆利索:“吉某某案件,我是吉某某的代理人,她是做超市生意的,几个账户都被法院冻结了,很着急,特委托我来协商一下,我们主动拿出诚意,先付17万元,剩余半个月付完。”我很吃惊她的爽快:“标的36万元,吉某某一次性付17万元,确定吗?”“是的。”代理人坚定地说,“但我们有一个请求,尽快解冻账户。”我淡定地说:“只要申请人同意你们的履行方式,解冻没问题,就是几分钟点击鼠标而已。另外问句题外话,我们当时冻结时8000多元,但是已控却是5万余元,什么情况?还有你们为何主动提出支付17万元?”代理人的表情由恭敬变得骄傲了:“吉某某的账户用于生意,就是坐那不动,她的账户也会一直进钱,今天我来时账上已经进了17万多,所以吉某某就说先付17万元。”

    哦,原来被执行人中也有积极履行债务的啊,只是需要我们的网络查控适当“逼宫”。看来,网络查控冻结的不是钱,而是结案的希望,没错,是结案的希望!这个案件可以结了。

    下午,因为上午意外收获,把吉某某案件和解了,去银行询问“久悬户”的事只好安排到下午了。邮政银行西宫支行,那位姓徐的女工作人员,漂亮时尚,而且态度超好,详细给我们解释:“账户一年不动成不动户,不动户五年再不动,转久悬户。成久悬户时基本上就六年不动了。你们提供的这个账号,10万多余额存在,想扣划走,必需先转正常户,你们扣划走,扣划走后我们再转久悬户。程序下来比较麻烦,正常情况需要三五天才能办完。”哦,原来如此,只要余额可以扣划走,等待几天自然不是问题。

    今天好事成双,谁说银行白领讨厌执行法官呢?我没有被讨厌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我也漂亮时尚、我也态度超好吧?呵呵。

    9月26日

    周六,加班。西贝就知道要做什么,她抱出卷宗,又开始在网络查控上排查了。正当我在专心写裁定时,西贝又惊叫起来:“姐,快看”,她紧盯着电脑自言自语,“这么多,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啊,125万元,真是条超大鱼!”西贝激动的涨红了脸。我赶紧凑上去看,的确125万元!这是中信银行于7月底申请的案件,标的是一千多万,还不算利息。不等西贝问,我说:“现在就冻,全冻住!”西贝点击鼠标的手又在发抖了,我的心也在加速跳动,唯恐稍微一迟疑这125万就会跑似的。周末的网速格外快,不到二分钟冻结提请就发布成功。

    在等待的时间内,我俩都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看看是否已控。可一上午过去了,仍然是未反馈。下午继续加班,我俩仍然时不时打开看看,终于在快要下班时,电脑显示“已控1250070.95元”。

    那一刻,我俩反而淡定下来,又相视一笑,似乎在如来佛的佛光普照里,我们手持利剑在稳稳地等待,因为在道路的尽头,你一定得来!

责任编辑:张凯甲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