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赖”囧

  发布时间:2017-03-16 14:46:06


    三月的拉萨,蓝天背后加之皑皑雪山的映衬,让人觉得天地间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如此静谧、如此简单。

    “真憋屈”,任二虎从出租车上搬下旅行箱,忍不住骂了一句。为了躲避债务,任二虎来到西藏打工。虽然这里的条件很艰苦,但天高云淡、民风淳朴,工作之余随步而行处处皆景,再加上不菲的收入,日子倒也过得恬淡舒适。在这工作了几年,平日里也不敢回家,就是想着挣够了钱回去,也算是光宗耀祖了,没成想却出了“变故”!

    事情还得从11年前说起……

    2006年的时候,任二虎因为做生意急需用钱,找到姨妈程雪琴借了16万元。事后程雪琴多次催促讨要,任二虎采取更换欠条的办法,推诿敷衍,最后还用新房做了抵押,但仍是没有还钱。从此以后,程雪琴开始了漫长的讨债之路。找任二虎要钱,他要么说自己现在没钱,要么说等赚钱了再还,总之就是两个字——没钱。程雪琴也办法了,毕竟欠钱的是自己亲外甥啊!

    一拖再拖,六年过去了,程雪琴分文未能要回,急得团团转。为了这十几万块钱,程雪琴是吃不好,睡不着——这借给亲外甥的钱咋就要不回来了?找到任二虎的母亲,自己的亲姐姐,她也是冷眼相对:“你外甥借的钱,得找你外甥去要!”

    任二虎自从借过钱就没再进过程雪琴家的门,遇到程雪琴就跟老鼠见猫一样跐溜就跑。愁啊愁,鬓角的白发悄悄爬满了头。

    走投无路、要钱无门,程雪琴心一横,索性将外甥起诉到了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

    任二虎知道后,扬言道:“爱咋咋,传票传我不去,开庭我还不去,反正就是你爱咋办咋办。”经过法院缺席审理,最终判决任二虎偿还程雪琴借款16万元及利息。任二虎依然不当回事,后来干脆玩起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的套路。

    本以为打了官司就能拿回欠款的程雪琴,见到外甥如此做法也心灰意冷了,2015年1月15日申请了强制执行。

    案件的执行法官曹清扬多次上门寻找任二虎,可都无功而返。2015年4月2日,曹清扬将执行通知书邮寄给了任二虎,限其在三日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逾期不履行将依法强制执行。可邮件却被原封不动打了回来。远在天边的任二虎对这一点也不在意,既没存款,也没房产,能把自己咋样?

多方打听,曹清扬终于得到了任二虎在西藏的联系方式。电话中,曹清扬郑重告知任二虎如不按时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将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电话那头的任二虎态度开始还唯唯否否,保证一定尽快还钱,绝不会欠债不还,后来干脆连手机也关了,又没了音信。

    借款十年要不回来,还是借给了自己亲外甥,这事成了程雪琴的心病,几乎天天来法院向曹清扬询问案件执行的进展。可财产、房产都查过了,任二虎名下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最要命的是,现在连人也不见了。看着被债务折磨日渐憔悴的程雪琴,曹清扬心里也分外焦急,一定得给她把钱如数要回,治好她这心头顽疾!

    丁酉鸡年春节的脚步逐渐临近,街上到处都是忙于张罗年货的人们,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欢乐之中。

    任二虎最近心神不宁,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从新闻中得知新乡法院接连开展打击老赖的专项行动,加大了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力度。任二虎有点慌了,来西藏打工这几年攒了不少钱,也该回家看看了。其实,任二虎早就想回家,可是他不敢,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决定飞回家,顺便打探打探目前是啥情况。

    “不会吧!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为啥不让买票了?”任二虎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地跟售票员争论着。飞机票不能买,动车票也不能买,就连住宿也只能住小旅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想在亲戚们面前显摆显摆的任二虎,这下彻底懵了。拿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到的绿皮火车票,任二虎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没有座位的他,站在车厢连接处,无暇欣赏窗外的美景,心中暗潮涌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究竟是个啥,它咋有这么大的威力呢?一旦被列进“黑名单”,为啥就像被套上了“紧箍咒”,寸步难行?只买到站票的任二虎就连睡觉都是个奢望,他不禁想起那部曾让自己捧腹大笑的电影《人在囧途》,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了。

    2017年3月6日,在火车上站了三天两夜的任二虎回到了新乡。顾不上休息,他一下车就赶紧给程雪琴打电话:“姨,我回来了,我错了,咱俩和解吧。我这就把欠您的钱还上,求求您给法院说说情,把我从那个‘黑名单’里撤了吧!”

    来到法院,任二虎悔了,程雪琴哭了,执行法官曹清扬紧皱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了。

    走出牧野区人民法院,任二虎回头望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国徽,感到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凯甲    


 

 

关闭窗口